广昌新闻网欢迎您,今天是:
会员中心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公告: · 广昌法院网拍要开始啦,蜂抢!!!  · @广昌2017年应届初中毕业生,免费学表演、器乐,还有大专学历,名额有限,速度报名!  · 中共抚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张鸿星 将于6月30日与网民在线互动交流  · 广昌县人民法院网拍公告(6.9)  · “红古绿”三色文化广昌故事征集启事  · 关于对县城规划区“两违”建筑进行依法强拆的公告  · 温馨提醒 拒乘“黑车”  · 广昌新闻网简介 

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:广昌新闻网 > 新闻频道 > 广昌论坛 正文

太平天国幼主广昌被俘揭秘

2015-09-29 17:57   编辑: 广昌电视台 来源: 大江网-信息日报

  1851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在广西金田爆发,随后太平军席卷了大半个中国。1853年3月太平天国建都南京,称为天京,洪秀全被拥立为天王,成为太平天国第一代君王。经历了一番封王立官的朝廷建制之后,又立其长子洪天贵福(1849-1864,初名天贵,后加“福”字,清朝则把他的名字误传为洪福瑱)为幼天王,即太平天国第二代君王。史料记载,洪天贵福从10岁起就开始了类似太子的生活。1864年7月南京城被清军攻破。之后,15岁的太平天国末代君王洪天贵福和洪仁玕(洪秀全的族弟)突围进入江西,在抚州广昌被俘。

   那么,洪天贵福突围后为什么选择进入江西?洪天贵福又是如何从南京来到江西,而后进入抚州广昌的?洪天贵福在广昌是怎样被俘的?2007年10月2日,记者前往抚州广昌采访,揭开了太平天国覆灭于抚州,其末代君王被俘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当地村民探身洪天贵福隐身的山洞

  太平军西征抚州打下群众基础

  据抚州市党史办公室研究员陈志平介绍,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,为巩固和扩大战果,推翻清王朝,在北伐的同时开展西征,打算夺取南京上游重镇武汉,踞长江天险以立国。也就是这个决策,使太平天国的火种播撒到了抚州,从而为太平天国末代君王突围后进入抚州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。

  抚州县志记载,太平军第一次西征抚州发生在咸丰五年(1855)的10月,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西征时,亲率大军从湖北通城进入江西,很快进占了樟树,逼近南昌。困守南昌的清朝兵部侍郎曾国藩见形势危急,急忙下令湘军出湖南支援江西。然而太平军气势锐不可当,于第二年2月20日,从峡江攻克永丰县,进而占领乐安县城。抚州府候补经略陶燮领兵阻截,在乐安龚坊经历一场血战后被太平军歼灭,随后太平军乘胜追击,一举攻克崇仁。当时临川知县马永炽见太平军要攻打抚州城,便带领团练前往拦截,但是根本不是太平军的对手,结果大败而归。2月23日,太平军占领抚州城。  

  至此,乐安、崇仁、抚州城等均被太平军占领。太平军占领这些城镇后,立即发布安民告示,并严肃军纪。记者在抚州乐安县湖坪乡湖坪村采访时,当地村民就讲述了一个太平军严肃军纪的故事。村民指着一幢一连八门直进的奇特房子(古代一种建筑方式,正厅一个进门,八幢房屋相连。一般为三幢直进,八幢直进实为罕见)向记者介绍,当年石达开的太平军驻扎在该村时,一名士兵不遵守纪律,将该村一名富商的房子烧毁了。当石达开得知这一富商平日乐济好施时,不仅怒杀烧毁房屋的士兵,而且还下令重建该房,直到这位富商满意为止。后来当修至第八幢时,这位富商满意地点头作罢。正是因为当时太平军纪律严明,不侵扰百姓,引得当地很多贫困百姓纷纷加入太平军。不仅如此,当时抚州另一个反清组织“边钱会”也积极响应,踊跃加入太平军。  

  据陈志平介绍,“边钱会”是一个叫王瞎子的人,于清嘉庆十年(1806)在临川创立,它以半个铜钱涂以红色为暗号,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反清组织。鸦片战争以后,“边钱会”主要活跃在建昌府(驻地在南城县)和吉安府等地,成为太平军在抚州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。  

  不久,石达开奉命回援南京。抚州军务由军略余子安主持,同时建立地方政权,至此太平天国革命的种子就在抚州撒播开来。太平军在抚州一面筹集钱粮,一面维护治安,散门牌、查户口。随后,太平军以临川为依托,由将领张三和率兵向南出击,攻占南城,同时分兵攻克宜黄、南丰、黎川三座县城。至此,太平军已占领抚州绝大部分县城,并与樟树、吉安等地形成连通之势,太平天国革命的浪潮开始席卷整个抚州。  

  洪天贵福进入抚州意在会师旧部  

  正是因为太平军西征抚州时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,因此在同治三年(1864)初,当清军围困南京外援不至,南京粮源日益枯竭时,洪秀全决定由侍王李世贤、康王汪海洋率兵西征,进入江西抚州各地筹备粮草,等秋收粮食充足,再返旗东归,以解南京之围。

   但是,太平天国没有等到李世贤筹秋粮回援,局势急转直下。1864年6月1日夜四更时分,洪秀全病逝。6月6日,众臣拥戴时年15岁的洪天贵福即位,奉其为“幼天王”。当时天京城破在即,这种局面根本就不是洪天贵福所能够应对的,一切朝政系信王洪仁发、勇王洪仁达、幼西王萧有和及安徽歙县人沈桂4人执掌,洪仁达并管银库及封官钱粮等事,兵权由忠王李秀成总管,就连诏书也是他们做好了交给洪天贵福颁布而已。

  一个多月后的7月19日午后,湘军轰塌天京太平门城墙20余丈,蜂拥而入。在宫楼上的洪天贵福望见湘军入城,丢下妻子就跑,后被李秀成派来的人接入忠王府。当天夜里,忠王李秀成、尊王刘庆汉等率千余人假扮清军,护卫着洪天贵福从太平门缺口处突围,突围的人还没有全部冲出,湘军就发现了异常,随即截杀过来。危急时刻,一心为主的李秀成将自己的好马让与洪天贵福,结果因混战与幼天王失散,不久被俘。尊王刘庆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,洪天贵福等人才得以脱身。

  7月31日,洪天贵福一行人狼狈逃至皖南广德州。在浙江湖州的干王洪仁玕得知消息后,于8月10日赶到广德觐见幼天王。君臣(叔侄)相见,悲喜交集。众人商议后,决定前往江西抚州、建昌与侍王李世贤、康王汪海洋会合,然后取道湖北进军陕西,再图大业。8月末,太平军撤出湖州、广德,共有十二三万之众,兵分三路,洪天贵福、洪仁玕等人开始按计划向江西挺进。但是,这一计划全部落空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洪天贵福会师旧部的计划落空?  

  据陈志平介绍,李世贤率部于1864年1月19日进入江西,占领金溪、南丰、黎川等地后,遭清兵处处围击,最后不得不率部退至福建、浙江一带。到3月中旬,李世贤又与汪海洋在浙江昌化集结,然后分兵南下:一路由汪海洋与听王陈炳文率部赴皖南,4月15日,抵达金溪、东乡之间;另一路由李世贤与来王陆顺德、戴王黄呈忠率领,经皖南至广丰,后经铅山、金溪,最后在浒湾与汪海洋、陈炳文部会合。  

  与此同时,太平军进入江西筹备粮草的计划被清政府视为心腹大患,急令曾国藩、左宗棠从江苏、浙江、湖南等地调兵增援江西。  

  军事上清军越来越强大,加上1864年7月19日南京失陷,使李世贤、汪海洋与总部失去了联系,战略与战术不能统一,形势十分不利。抚州县志详细记载了李世贤、汪海洋两部人马败退经过:  

  1864年6月底,据守浒湾的汪海洋迫于清军提督鲍超等部四面环攻,于7月4日突围出走。7月10日,鲍超等进攻东乡,陈炳文败走金溪。7月12日,陈炳文等6万余人及洋枪队7000余人向清军投降。7月15日,汪海洋攻占黎川。次日,天将陈玉林等被俘,太平军弃城走南丰、石城,后转战闽粤。而另一路据守崇仁的李世贤部,在清军江忠朝等六路军队威逼下,弃城走宜黄,后经南丰、广昌亦转战粤闽。  

  等洪天贵福与洪仁玕从南京逃出,冲破清军重重拦截,最后经安徽广德州、浙江湖州、江西铅山,再从铅山损兵折将赶到抚州资溪,拟在江西抚州会师旧部李世贤、汪海洋,时间已经到了1864年8月下旬。而此时李世贤、汪海洋已经被迫离开抚州进入了粤闽两省作战,洪天贵福进入抚州会师旧部的计划就此落空。  

  太平天国末代君王在南昌被处死

  洪天贵福在洪仁玕等人的簇拥下,骑马居中而行。他“只穿了蓝白单夹长褂,头扎绉纱巾,脚穿鞋子”,全然没有了当初在天朝宫殿的那种派头。身处险恶之境,他更缺乏其父洪秀全那种坚韧不拔的意志和信念,只能是听凭臣下拿主意,依计行事。说到底,洪天贵福仅是名存实亡的太平天国中央政权的一种象征。而且,他始终处在惶恐不安的精神状态,反倒成为这支远征军的累赘。这也难怪,自从1853年以来,他一直生活在宫墙之内,从未接触过外面的世界。

  太平军一开始就出师不利,没走多远,负责断后的重要支柱--堵王黄文金便在宁国中炮身亡,使作为这支远征军主力的湖州守军顿时处于号令不一、军心浮动的状况,士气更为低迷,严重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。在清军的围追堵截之下,十几万的太平军败多胜少,太平军伤亡惨重,哗变事件也时有发生,一路上风声鹤唳。9月22日,太平天国的昭王黄文英与洪仁玕及幼天王等又会合于黎川县,此时两路人马仅万人左右,昼夜兼程向广昌横村进发。9月28日,太平军在广昌塘坊白水岭被清军追及,太平军接战,但誉王李瑞生被擒,王宗谭乾元、谭庆元等倒戈。太平军只剩下八千人左右,幼天王“心怯,欲自尽,为祐王、干王等所救,即剃头装作难民而逃”。

  当时,咬在幼天王身后的是席宝田部清军。席氏前因援救南丰不力,被革除江西布政使衔和云南按察使一职,降补为知府,所以立功心切,传令“不擒幼逆(指幼天王,引者按),毋得收队”,驱众昼夜紧追不舍。惶惶如丧家之犬,急急似漏网之鱼,10月9日夜,已不足万人、疲惫不堪的太平军残部行至广昌县牯岭(原石城境内)一个名叫杨家牌(排)的村落。

  当夜三更时分,太平军将士们开始埋锅造饭,袅袅炊烟在山野间升起。难得片刻休整的太平军将士席地而坐,准备享用晚餐。但是席宝田正虎视眈眈地捕捉战机。当他派出的探子侦知太平军在广昌县牯岭埋锅造饭的消息后,席宝田立即率清军悄然展开偷袭。一场剿灭太平军最后余烬的大网,就在夜幕的掩护下张开了。  

  清兵猝然而至,令太平军将士惊心不已。处于饥饿黑暗中的太平军,不得不丢下饭碗慌忙应战,好在有洪仁玕等人的镇静指挥,惊散的士卒才以惊人的搏杀力量抢占了牯岭。至今,在牯岭还能看到太平军用乱石垒起的战壕。  

  这场恶仗一直持续了两三天,太平军虽在初战中略有斩获,但终因寡不敌众,以致干王、昭王被俘。10月12日与13日,恤王被知县曾继勋率团勇所获,尊王也在高田重伤被俘。太平军除千余人退入福建外,余部均在牯岭战死。

   在当夜混战中,太平天国末代君王洪天贵福与干王洪仁玕走散,惊慌之中跌入一个深沟,暂时逃过一劫,躲至杨家牌一个山洞(据当地村民介绍,洞里有七厅七堂,但记者探洞时,发现里面只能容下十人左右)。

山洞内可藏十人左右

  待清军过去后,洪天贵福在山洞里饿了四天,只能以野草果腹。据洪天贵福自己供称,有一白衣无须老人给了他一个茶碗大的面饼,而后忽然不见。靠着这块饼,洪天贵福在山上又多藏了两天,白衣无须老人却没有再出现,不得已只好下山。

  下山后,他来到一户唐姓人家,谎称自己乃湖北人,姓张。唐姓人家收留了洪天贵福,让他帮着割禾。在这户人家里,洪天贵福呆了四天,其间碰巧得机会将自己的头发剪了。干完四天短工后,姓唐的人打发他回家。幼天王根本就不认识路,一时手足无措。他先是一路北上,走到广昌县白水镇(今赤水镇)后,一打听才知道此路通往建昌。因为害怕建昌有清军驻守,洪天贵福便只好返身往回走。当时,清军正在四处搜捕逃逸的太平军,风声很紧。洪天贵福不走运,在高田一带撞见了清军。一个兵勇咬定他是“长毛”,向他勒索金银,见一无所获,便剥下了他的衣服。走到瑞金地界后,又有兵勇逼迫幼天王挑担。10月25日,他在石城荒谷被清军押入兵营。幼天王终于不幸落入了虎口。

  此前,幼天王下落不明一直是清方的一块心病。偷袭杨家牌得手后,席宝田特意于10月16日移驻石城县城,派所部会同石城县令曾继勋四山搜捕。洪天贵福被席军游击周家良拘捕后,其年龄、口音、相貌等自然引起了对方的怀疑。由于涉世未深,再加上恐惧,抱有侥幸心理的洪天贵福遂和盘托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所知道内情。

  接到席宝田禀报后,江西巡抚沈葆桢如释重负,断言“东南大局,从此底定矣”,并准其所请,“将洪福瑱解省确讯,并将该逆亲书供单呈送前来”。11月3日,洪天贵福被押解到江西省会南昌。南昌府知府许本墉和沈葆桢又分别对他进行了提讯。11月18日,洪天贵福被绑赴市曹凌迟处死,时年15岁。至此,太平天国世系正式宣告终结。

   如今,广昌的杨家牌依然山清水秀,当年末代天王洪天贵福隐身的“七厅七堂山洞”也鲜有人探访,洞口已经长满青苔,洞内满是蝙蝠。历经风雨变迁,牯岭的战壕与城墙也破败不堪,只有那厚厚的蜘蛛网,似乎还封锁着往日拼杀的惊心动魄。

牯岭城墙已破败不堪

责任编辑: 广昌电视台
相关新闻

更多莲乡摄影    人文 风光 民俗 创意
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

版权所有:江西省广昌县广播电视台 技术支持:江西大江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:江西省广昌县解放北路25号
 服务热线:18907947110 广告热线:18907947110 E-mail:rzwangel2003@163.com 
  Copyright 2008 www.gc173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备案: 赣ICP备10007520号-4
本站资料未经许可不得下载